fbpx

里安納遜 馬田甘寶訪談|新作《失憶殺神》演繹非一般殺手

《救參96小時》系列的男主角里安納遜(Liam Neeson)與《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導演馬田甘寶(Martin Campbell)合作的新戲《失憶殺神》(《Memory》)即將上映,里安納逖擺脫過去地上最強老豆的身分,扮演一名患有腦退化症的殺手,這次有別過去招牌形象的硬漢,就和導演一起跟大家拍攝新作時的感受,讓大家入場前先了解這位非常殺手的心路歷程。

里:里安納遜

馬:馬田甘寶

問:你一定收過相當多劇本,有甚麼原因令你今次答應拍攝?

里:我認為這次的劇本很特別,因為過去我們看到許多殺手、刺客的故事,而今次這個角色在這部動作驚悚片中,可謂一個傳奇的殺手,然而我們漸漸發現他患上了阿茲海默症(腦退化症)。這令我感到非常有趣,讓我有機會研究阿茲海默症和癡呆症病人的世界。現實中我也確實有位朋友患上癡呆症,作為老朋友,跟他在一起總會感到難過,但從我演員的一面,卻不自控地看著他走進客廳,卻認不出自己的家,甚至毫不認識。所以我想向他致意,嘗試模仿他會做行動;儘管這很容易演譯得誇張,且對病人而言也是一種侮辱,但我仍然想演出,馬田導演也希望如此。

問:在你研究這個病時,有無有發現到一些趣事?

里:只了解到它有多可怕。了解到它如何持續的蠶食你的身體,直至你的身體停止運作,大腦也無法向喉嚨發出進食、咀嚼,最後則是呼吸的信號,這實在太可怕了。在一些紀錄片中,我看到了專業護理人員、照顧親人的丈夫和妻子的無比關愛。 患病的人,逐漸認不出自己的丈夫或多年的妻子。 這對我來說既是非常悲傷,也是迷人的。

問:這是一種可怕的疾病,但看到你的殺手角色與它共存很有趣。 你能分享一些在研究和觀察朋友中發現的,融會到你今次演出嗎?

里:我曾在一部紀錄片中看到一個病人有一些口吃,而我在戲裡舉起杯子或重新裝彈時,也會將手顫抖得非常明顯。我們不想做太多這樣的演出,所以只有幾件事。馬丁(導演)會說:「不,這樣太多了。」或者他會說,「再給我一點。」

問:相信與馬田甘寶合作一定對你有很大的吸引力?

里:是的。 我完全相信馬田。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重新啟動了《007》的特許經營權。 我喜歡他的兩部《Zorro》電影,如果你有機會與不再和我們在一起的偉大的鮑勃·派克(Bob Peck)一起觀看 1980 年代英國電視連續劇《黑暗邊緣》(Edge of Darkness),那就去做吧。 Bob Peck 是一位偉大的莎士比亞演員,我在舞台上見過他很多次。 馬丁還和Mel Gibson製作了一部我還未看過的《黑暗邊緣》電影,但這部電視劇很棒。 這就是我對馬田甘寶非常了解的原因,「我很想和這個人一起工作一次。」我做到了,他很特別。 他有點老派。 他會稱其他人為「親愛的」(笑)。 他也會說,「不,不,不,讓里安閉嘴。 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笑)

問: 雖然你已經成就滿載,不過有沒有甚麼在電影中你還沒有做過?

里:Seth MacFarlane在18個月前就問過我有否打算重演《Naked Gun》系列(港譯:《白頭神探勇救事頭婆》),我當然是很樂意。他和他的團隊正著手編撰劇本,我相信這就會是我演員的最後一站(笑),或者是迎來更好的結果。Leslie Nielsen(《Naked Gun》男主角,已辭世)仍然有很多空間可以填補。而幾天我才在電影《Airplane》上看到他的演出,他也為我帶來很多笑聲,「Don’t call me Shirley.」,這是一齣優秀、很精彩的喜劇。所以我當然很樂意繼續參演。

問:是甚麼激發了你製作《失憶殺神》?是一本比時利的書還是電影?

馬:我沒有讀過原著那本書。我是在2013年看過那齣電影的,當時有人給我那張DVD,我相當喜歡這套電影,也有試過製作,只是最終失敗,不過其他人也有成功。三年後,我再次嘗試並得到機會製作這套電影。於是我將它寄給里安納遜,他也很喜歡,後來因為他是劇組一員,所以我們也得到了電影資金;然後就是大家在大銀幕上看到的畫面。

問:當你觀看這部電影時,就會得出一個相當明顯的答案,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但里安納遜和他的演藝生涯怎樣令你相信他就是你要的,扮演Alex Lewis這位職業殺手的演員?

馬:首先,Alex Lewis必須是里安納遜的年齡,他大約是67、68歲或是相近的年齡。在原版電影中,他更是年齡一致。Alex Lewis是一位準備金盤洗手進行最後一次工作的殺手,而事情理所當然的失敗了;里安納遜就是角色的完美人選。這個職業殺手角色由另一角度來看,是一個以殺人為生,從不問因由的人。從角色出發,則是一個應當受到譴責的職業,不過在電影中,他能夠嘗試作出少許的救贖。當有里安納遜時,你就知道你會擁有一個有同理心的角色,里安納遜本人也有這種氣質,你會把他看作是一個切切確確的人。我總想找湯漢斯(Tom Hanks)和里安納遜這樣的演員,不論他們的角色,你總會喜歡他們,這無論於角色的專業或是他們在戲中擔綱的角色。

問:您過去也和業內一些最受讚譽的演員一起執導電影。今次你又如何指導像里安納遜這樣有成就的演員?相比沒有如此成就的演員,會用不同的方式導演?

馬:不,不,不。事實上,當你指導他們時,最好的回應方式就是將他們一視同仁,而他們亦相當樂見。直至我們的角色真正完成前,我也總是會跟他們一起坐下來細想。里安跟我一同完成了他的角色罹患阿茲海默症時的所有場景構想,我們都對此病做了一些研究。為了確保能夠正確的進行,我傾向於在片場綵排,所以跟他(里安納遜)和跟他一樣有才華的演員合作,正是一種樂趣。他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男人和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