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樂觀人設x悲劇角色|以舞台分享省思的王耀祖

這個時代裡,人與人之間盡是隔閡與矛盾,而以一老一少之間的關係為本,講述年屆91歲的婆婆Vera(廖淑芬飾),與21歲的孫仔Leo(王耀祖飾)的舞台劇《4000里》(4000 Miles),時隔一年後再度於9月重演,Ellemen這次就找來男主角王耀祖(Joe Wong,下稱阿祖),談談角色,與他作為舞台劇演員的本身,同樣21歲的一個Chapter,可以很不一樣。

《4000里》(4000 Miles)講述21歲的Leo面對目擊好友離世的創傷後,獨自一人以單車踏了四千里路,最後來到十年不見的婆婆Vera家,二人相處的種種。

不憑技巧的表達 摰誠的劇本

作為第一次親自挑選的劇本,阿祖將其稱之為「好真」的一份劇本;而舞台對他而言,正是一個分享的平臺,正正生活毫不容易,當中的「真」,既是赤裸、也是血淋淋(Bloody)的,卻令熱愛分享的阿祖著迷。

「因為我指好真,是要實在地成為這個角色,不能用技巧搭救,這齣戲能夠赤裸地表現,就是最好。」

同樣地,站在舞臺分享這份濃濃的生活感,談寂寞、談隔代關係、也談死亡,將大家認為是沉重的話題,以一種輕鬆的方式作分享而非說教,這是阿祖心中一份好劇本。然而,他也坦言這個自以為合適的角色,到實際排戲時,才醒悟這位年輕人與自己距離甚遠。如何能夠演活這個角色,也考起這位經驗老道的演員。

《4000里》(4000 Miles)劇照

「我是頗會表達和分享的人,他是一個閉門深鎖的人;我好姿整,他是不修邊幅;我很懂得與老人家、小朋友溝通,同他們做朋友,甚至不當他們是長者,而是朋友一樣,但這個角色是完全不懂與人溝通,尤其是與他的婆婆」

這個與阿祖完全相反的角色,不僅是演出時的不適應,更是根本上與阿祖排斥。「我覺得這個位我應該要扶住佢,導演就會同我說:『Leo不會扶她』,直覺上(Instinct)你見他跌倒就會上前扶起他,這是人的本能」這也意味著阿祖需要違反自己良心與本能去演活Leo一角,整個過程都是不停的Make Mistakes,接受導演三番四次的否定,他也自言是其中一個最難做的角色。

不可攀比的悲傷 隔代的學習

有謂無巧不成戲,《4000里》將衝突注入生活,這是阿祖視作「真」的一部分;兩個角色的衝突,也源自這份70年的差異。由價值觀、想法、生活方式,通通不一的情況下,衝突是常有的事。有趣的是,同樣感到寂寞的兩人,卻分享著不一樣的寂寞。

91歲的她,出門入世只為喪禮;21歲的他,四千里遠只為逃避。但正正是寂寞,令他們學會互相理解對方,也令後續的衝突得以化解。

《4000里》(4000 Miles)劇照

「衝突化作互相學習,這件事很美麗」。

湊巧的是,這一年間阿祖同樣地經歷了不同的死亡,他稱「要有生離死別、悲歡離合才能成長。」若然要來個角色換位,阿祖也表示91歲的寂寞,沒有人經歷過,單憑聯想也不能得出全貌;直至最近陪伴一位長輩生活,在旁觀察與想像這種質感,才大抵有個概念,也更想去了解這種寂寞。

「上次的演出不夠深入、太過輕柔,今次試用另一種方式;尋找這個角色的可能性」。直到今次重演,阿祖指將自己與角色的經歷重疊、感受過後,才發現兩者即使有相近,悲傷卻不能攀比;所以在更加了解自己的角色後,十分慶幸自己能夠重演《4000里》。

最純粹的夢 最純粹的美

回想身處與Leo相近的年紀時,阿祖沒有經歷過他的掙扎與煎熬,反而是抱著一試心態,先在電視台擔任主持工作,之後為求進修,才正式踏入演藝學院;不過也是在這時,阿祖才發現自己最愛的是演戲,往演員這個始料未及的方向前進。

「不想後果,不想將來,只想著做好演員這件事。」阿祖對於演藝學院一班同學是如此欣賞,而在半年過後,也令他確立了自己的心,就是跟他們一樣,想純粹地做好每一場戲,讀完整個課程。不過夢想如此「離地」、家中經濟又難以負擔下,阿祖表示難免要欺騙屋企人,只是在演藝學院過兩年冷河,之後就會重返電視台工作,後得到好友梁祖堯的鼓勵,才發奮考取獎學金,終令家人能夠放心。

最滿意角色 最截然不同

除了今次《4000里》的角色以外,阿祖提到其中一個演過最喜歡的角色,就是2012年參演《夜鷹姊魅》中,演出因意外而身體痙攣,智力卻與正常人無異的「阿正」。他指自己起初完全不懂如何演繹,一直只想從角色的外在入手和模仿,後來了解原來一直擺錯重點,重新了解過他的本質,才終於開竅。

「我愛這個角色的原因是,他開了我作為一個演員的第一個竅門。行多一步,學會如何成為一個角色。」

另一個滿意的,則是為他帶來最佳男主角的《獨坐婚姻介紹所》,一個聰明卻苦於與人交流,受困於溝通的宅男。回首每個時期,阿祖所演活與喜愛的角色,他們都不謀而合的面對著某一種苦難,正好與滿面笑容、隨身散發正能量的他截然不同,他本人卻是不曾發覺。

「(有自己劇團)多了選擇權後,其實不論開心與否,我也想做社會上被忽視的一群。」也正因如此,阿祖才在劇團的首部作品選擇講述腦退化症的故事,也在往後挑揀了《4000里》的劇本,談隔代關係,也談獨居老人,嘗試在舞台上分享這種議題。

犯賤的本質 絕對的熱誠

「演員的本質就是犯賤,因為付出與收入往往不成正比。」

對於舞台劇演員的本質,阿祖毫不猶豫的這樣回答,頓時又修正為「大部分時候」。他解釋指,即使你花上很多時間、心力,但有時連自己都不滿意表現;另一方面,來自社會上的壓力也不少,儘管大家看法改變很多,卻仍然有人認為是「玩玩吓」,更別說他看過很多年輕演員連維生也相當困難。

不過這種「犯賤」,阿祖也指這是另一種絕對的「不犯賤」。皆因他們能夠自豪地對人說,自己正做著自己熱愛的工作,這點絕不容易,同時也令阿祖由衷地佩服,當然他本人也是如此。

「你有一萬個原因去放棄,但你仍然選擇堅持。」

Text: Markus Kwok

Coordination: Kasa Leung

Photographer: Vincent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