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在香港出生,擁有馬來西亞血統,幼年曾移民加拿大,回流後就讀於英皇佐治五世學校,後於英國倫敦帝國學院攻讀物理,畢業後正式進軍香港樂壇,入行僅一年,便憑着電影《歲月神偷》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兩個獎項。

今年,他才26歲。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形容自己很幸運,因為很多和他同齡的朋友至今仍然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應該做甚麼,他從0至18歲都在尋找一個讓自己舒服的位置,而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希望成為一個音樂人、一個表演者,現在他終於找到一個at home的地方,一個可以讓自己發揮所長的位置。
人生的第一個難關
入大學以前,李治廷做一切事情都游刃有餘,當學校的Head Boy,在校際游泳比賽拿冠軍。「所有事情都很順利,雖然在大project之後考試也會stressed,但是很清楚自己manage到。那時比較『串』,只在乎是考A,還是A*。」不過一進入大學,才知道原來考試不夠勤力是會fail的,甚至可能不能夠畢業的。倫敦帝國學院的物理系非
常出名,他的同學都是來自歐洲各地的高材生,以前他考試隨隨便便都會pass,但在大學裡他終於嘗到一生第一次fail。「我的隔籬左右以前都是讀Physics、Chemistry、Biology、Math、Further Math, 我都是第一次聽到Further Math這個科目,不是Advance Math而是Further Math。」他雖然中學讀理科,但只是讀Math、Physics、Music和Graphic Design。

 

因此在大學Year 1只好惡補數學,對他而言那是人生第一個重大挑戰。「當時我崩潰了。記得第一次打電話回家,我說:『你聽我說,我現在很冷靜,我有機會真的不能夠畢業,你們為我付出的一切,都可能白費。我讀了三個月,甚麼都學不到,因為很難而我很蠢。Christmas回來再和你們談吧。』」回港後他和舊同學們相敘,發覺大家的處境不盡相同,有人讀大學讀得很順利,也有人讀得很吃力。
於是他回到倫敦之後,決定了就算要go down,也要go down with pride。「既然選了讀Physics,在一間這樣好的大學,我就要竭盡所能學懂這回事。如果我盡了全力都『肥佬』,就證明我真是讀不來,那才算吧。」


17歲的少年人很容易把任何事情都想得很嚴重,其實世界沒有他想像中恐怖。到考試時他仍然沒大信心,可是出來的成績卻不俗。最後,當然是無風無險大學畢業。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入大學以前已經簽約A Music,讀year 2時已經寫了自己的第一首歌《獨行俠》,和家人亦早有共識在畢業後會回港發展歌唱事業。大學艱深的物理課明顯對於他往後的演藝事業幫助不大,不過卻教懂他怎樣應對接踵而來的挑戰。「拍《李小龍》的時候真是甚麼都不懂,兩個月內我要進入他的世界,又要學cha cha,但我成世仔都不會跳舞,學詠春之餘還要學自由搏擊,因此內心不停有聲音:『這怎麼可能?』但是當回想起自己year 1的時候,不是更加恐怖?怎會做不到呢?不如做完至算,就從拉筋開始,就從做gym開始,首先強化自己身體,再一步一步去挑戰。」這時候他才發現可能自己過去太過幸福,遇到的所有難題都可以看到底;如果不是在大學碰上真正的難關,恐怕往後的星途會走得很辛苦。

開明的父母 放任的老闆
李治廷出身自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父母思想開明,沒有寄望兒子長大後要成為專業人士或者承繼父業,反而讓他跟隨自己興趣自由發展。「他們反而執着於你的人品如何,多於你做哪種職業。我對此很感恩,因為不是所有父母都是這樣。他們覺得最重要做人要善良,然後會不斷地重複灌輸這一點──這方面他們就很傳統──講一次你不明白就講10次,講10次你都不明白就再大聲點講50次。雖然傳統,但幾可愛,而我亦證實了這一套有效。」
自由的成長環境讓小時候的李治廷對甚麼都充滿興趣。喜歡畫畫的他,只要有一支畫筆和一張畫紙,就可以獨處6個小時不停畫畫;當他決定要學習一項新技能,也一定會堅持直至成功為止,所以他只用了一個下午學懂騎單車、一個晚上學懂綁鞋帶;就算是踩滑板,他也要比同儕認真得多,日夜上網鑽研各種騰空技術。有些家長視互聯網為洪水猛獸,李治廷的父母卻任由他在網絡上發掘自己的興趣。他在十一、二歲開始學打鼓,十四、五歲開始聽heavy metal學結他,每日花上6至9個小時上網看視頻學彈metal,就算入行後有關於music production的大部分知識和技術,他都是上網學來的。

李治廷入行後第一首正式創作的歌曲是《Fly Away》。老闆黎明聽demo之後覺得好,就開始填詞,詞填好了,大家都覺得不錯,就開始錄音,錄了第一版,黎明沒有特別評價,只叫他繼續做,於是他又再ne tune首demo,再錄下一版。之後不經不覺間,就完整地製作了一首歌出來。
「那時我不知道甚麼是監製,也不知道編曲和作曲有甚麼分別,但當時自己有意無意地學會了作曲、編曲和監製,最後《Fly Away》完全用了我做的版本出街。」之後黎明也是透過同一個方法,在過程中一直給予他信心,雖然沒有給予具體的教導和建議,但其實是期望他自己去領悟和摸索,最後從整個音樂製作過程中總結出知識和經驗。是以在李治廷的第一張大碟《今天開始》中,有8首歌也是一步一步由他自己一手一腳創作和監製的。
問到他的最終目標,他說自己的最終目標其實很簡單,就是想找到「the best version of himself」。「每個人都好像一塊玉。怎樣可以將這塊玉雕琢到最漂亮,就看你怎樣努力。我很希望見到最好版本的自己,希望有一日見自己做到了,那還是一個我,但那個我比之前的我更好。」

後記:興趣
李治廷自小熱愛音樂,同時也是一名車迷,兩歲就懂得分辨出各大品牌的汽車。「我表姐常常講我小時候的事情給我聽,她說我小時候很『串』,我兩歲時她拖着我,對我說:『表弟你來看看這部Jaguar !』我卻說:『不是,這是Daimler !』」

李治廷最喜歡的汽車是保時捷911,現在最渴望找到一部品相良好的964 Turbo,因為964是最後一代採用渦輪
增壓風冷引擎的後驅911。「再以前的911我覺得太retro,不適宜每天駕駛;964的尾期是1993年,還不算很舊。」我知道黎明也是車迷,你倆不是有很多共同話題?
「他並不提倡任何速度快的機械的東西。我每次和他討論汽車,他便說:『有興趣是好,但最緊要安全啦。』」果然,很像黎明會說的話。 

節錄自《ELLEMEN》
2013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