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浪子主義

浪子主義

在陰霾滿布的都市生活,總不免感到迷惘失措。不妨像X 世代般敢挑戰、敢表現!立即披上型格外套,束起高腰長褲,打破沉悶格局,流浪中尋回真我!

Photo EDWIN DATOC; stylist RUTH DU CANN; hair & makeup LETICIA BISHOP;
models WILLIAM (MISSION MODELS) & ILDAR (MODEL ONE)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在這個新世代,漫畫家要接觸到讀者,不必再投稿到「木人巷」式長篇漫畫或漫畫雜誌,取而代之的是半同人的深居手作在Facebook被「喪」like或「怒」share,繼而「成名」,再被出版商發掘出書。因為市場,全職漫畫家漸變成稀有物種;也因為市場,不同的聲音在網絡湧現。不少人批判新一代香港漫畫家欠缺深度、沒有敘事能力、畫工不精(或
所謂醜)等,但新生代的香港漫畫家無論是作品風格或者成為方式,都是更令人感興趣的議題。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說本土,誰是本土? 流行文化興衰從來沒有巧合,只有隱 藏的脈絡靜待我們拆解。

上世紀八、九十 年代商業港漫的黃金時代,到後來讓港漫 再次復興的小克、智海、楊學德,再走到 2013年一眾透過網絡發圍的artist,「漫畫家」這個身份日漸變得模糊,更有人提出 網絡上沒有漫畫只有插畫。從某種意義 來說,新一代漫畫家更貼近讀者,因為他 們本身都是網絡世界上的一員。他們的 成功,很大程度歸功於他們與讀者同時呼 吸之餘又能再以不同角度切入生活,並能 同時回應並創造一個熟悉又略帶陌生的現 實。不論是OL工作(文地)或親子生活(黃 照達),漫畫家筆下的「本土」已被內化為 一種不言而喻的價值。幾年前刻意在漫畫 中營造的陳腔濫調本土性(例如屋邨、唐 樓等),現在好像已經失去魔力。

生活漫畫固然大受歡迎,但政治漫畫(例如溫水 劇場、Cuson Lo等)在香港的普及,就更 體現我城對政治的鬱悶。承傳自尊子、馬 龍,漫畫作為政治的載體,在日趨斑駁複 雜的政局中更有發揮空間。

你膠得起嗎?

甚麼樣的城市就有甚麼樣的英雄,漫 畫中的呈現或多或少投射了一種欲望。 我城的讀者不再要求宏大的浪漫人物, 或者起碼不是一個和我們脫軌的英雄。 要在現實生活中成為步驚雲,大概需要 不少想像力(和一柄相當重的絕世好劍, 以及一頭濃黑秀髮);但要代入謝曬皮的 人物,我們只要環顧四周(甚至自己), 自會發現他們一再荒謬地出現,然後讀 者便可以放心地笑出來了,多方便。這種 反英雄人物提供了一個安全視角,貼心地 讓讀者介入滑稽的社會。同樣,一些本 來負面的網絡詞語也在漫畫中被重新定義。

Plastic Thing濃濃的「膠」味被高舉 放大(注:膠為網絡用語,大概解作無厘 頭),刻意「醜化」自己的人物更已幾成指 定動作了。無論是因為趕潮流迎合所謂 香港味抑或是技術所限已沒有多大討論 的意義,「醜」作為美學標準毋庸置疑地 已經穩穩站上主流。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謝曬皮

相信不少剛接觸謝曬皮的讀者都會將其作品與楊學德的作比較。謝曬皮坦承自小愛阿德的作品,那種陰濕毒舌的獨特風格無疑深受其影響。但謝曬皮走的路卻是前人未走過的。網上毒男何其多,但夠膽赤裸裸呈現自己真實一面的毒女,可謂絕無僅有。謝曬皮濃濃的草根味,和嬌柔的香港懷舊截然不同,甚至可說是一種另類挑戰。香港故事總不能動輒就把同一套論述一再翻炒吧。《我活着就是罪》是一個里程碑,一個建立在網絡上但又緊扣生活的毒女見證。出書後,謝曬皮沒有停下,近日在中環畫廊有她的個人作品展,和讀者分享她的另一面向。

Cuson Lo

擅於突出政治人物的外形,最為人熟悉的創作該是他在五區公投時創作各路人馬的形象。一路走來,Cuson近年對政治漫畫的拿捏越見成熟。作者的政治取向自然影響創作,但它不一定是一種局限,《快樂政治》系列就不只是口號式的發洩。與其要求創作者完全各打五十大板地中立,倒不如望他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偏激。如果說政治畫家Cuson Lo記敘着一個城市的歷史,《毒男手記》和《我的港女老婆》系列的Cuson可說是另一種紀錄:一種溫柔而不失敏銳的觀察。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黃照達

單看黃照達的創作,在視覺上可能略嫌生硬,但細想一下他正正是利用這種統一的風格帶出一種黑色幽默。在千人一面的工作/政局/甚或家庭生活中,他筆下的人物正好指向我們生活的貧乏。黃照達的作品多樣化,其中以《Hello World》寫他和兒子相處的片段最能體現他的細緻觀察。和傳統漫畫對父子主題的處理不同,黃照達漫畫當中的兒子的角色更似是一面鏡子,見父親不足的鏡子。可以說,透過兒子看「父親」,才能重新發現生活。黃照達控制對白節奏方面更見功力,可能整個故事都是差不多的設定,漫畫家就能靠對白令它幽默飽滿。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文地

如果要說如其人的話,文地的作品應是芸芸介紹的漫畫家中和她真人最吻合的。能把辦公室的苦悶控訴畫得如斯可愛
的,靠的不獨是畫功,更要如文地般的樂觀童心。當然,對工作上的無力感仍然躍然於紙上;遇到種種無奈,尤其是不算嚴重但又令人苦惱的問題(例如同事關係、麻煩客戶),打工仔除了啞忍外,其實別無他法。文地的妙處在於她先小心翼翼地把問題呈現,再經消化後,讀來頓時清新可口。除辦公室以外,她描寫自己與貓咪的關係也讓一眾貓奴看得過癮。文地的作品開始廣為人知,是由yahoo首頁定期上載開始,得到在辦公室沉悶工作的OL互傳追捧,大有同感發出會心微笑繼而一直追看,是由網絡成就的其中一個好例子。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Plastic Thing

老老實實,要進入Plastic Thing的世界需要有些既定的背景。最起碼:有個愛自拍的朋友,但這個條件在香港應該不難(甚至自己便是),否則也不會吸引到超過14萬人like其Facebook page。

Plastic Thing開宗明義說自己「用一對膠眼看香港」,她以九一分界的長髮港女「飯冰冰」為主角,以自拍和及社交網站的漫畫分鏡,展示港女的日常生活以及網絡最潮逸事,作品甫upload便被瘋傳。事實上,Plastic Thing只是一個20出頭、剛剛畢業的視覺藝術系學生,在最後一個暑假每日upload作品,最後不單讓她的Facebook專頁人氣急升,更讓她獲得雜誌、網站等插畫及設計工作,最近更有美容社交平台邀請其擔任藝術總監,讓「飯冰冰」為其產品宣傳,更送上雙位數字百分比的股份,可謂名利雙收。

門小雷

可說是最難被歸類的香港傳奇artists之一。中五畢業後,她到內地畫漫畫,一畫8年,然後被比利時出版社看中,推出《Kylooe》三部曲。同時又在香港的雜誌發表作品、出版漫畫冊,更曾與何韻詩、容祖兒、喬靖夫等歌手作家合
作。然而,她給人的印象又不只是漫畫,不少人都知道她喜歡跳鋼管舞,愛聽歌。然而,特別的是,門小雷的作品在香港市面上已很難找到,唯一在本地出版的結集早已斷市多年,其他外國出版社出版的則只有海外有售。只有她推出的畫集《Remember To Forget》有在香港流通,好讓我們重溫一個優秀本土藝術家的成長。時而溫柔沉鬱時而肉慾橫流,門小雷的畫,容我膚淺說句:真係靚。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爵爵

近年有不少人計劃移民台灣;爵爵卻已從台灣悄悄的來了。儘管作品還未成書,《爵爵港不停》在香港已儼然是通向台灣的一扇窗口。他的作品主題相當簡單,就集中比對兩地的文化差異,從兩地人們的走路速度,再到港台不同的餐桌禮儀,他都能引用無誤,連本地人也未必如他觀察得仔細。爵爵另一優勝之處是因為他擁抱兩地文化,能回應熱門的兩地議題,觀點也夠「高登」,讓香港人看得過癮。所以說,香港從來都歡迎外來人口,只要你願意融入,和學一點廣東髒話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新生代香港漫畫家

Why So Serious陳奕迅

陳奕迅是典型的grups,拍照時過度活躍,扮殭屍、彈air結他、高歌跳舞;訪問時坦誠相對、天真傻笑、氣結難下、咬牙切齒,甚至會咄咄進逼。單獨抽出他某些言行,真的確像有些報道所述:乖張跋扈,甚至有說他是鬱躁症患者。但只要你在當時當刻與當下的他交心,便會知道其實他只是保持了最可貴的孩子氣,是一個率性愛玩的普通人。

A_139 A_082 

B_045 

小時候玩甚麼?
模型車、汽槍、超合金,還有那時住政府宿舍地方大,常常在家中開枱打乒乓波。

你最playful的回憶是甚麼?
小學時踩BMX。10歲不到便與鄰居細路組成BMX小黨,當時沒有錢買美國原裝的單車parts,便到灣仔的單車舖買台灣組件
砌車。在家附近的空地找來些舊梳化疊上木板做飛台,腳踏人字拖衝斜;又會衝樓梯,跌到滿身傷痕頭破血流。現在我其中
一隻門牙是假的,就是當時衝斜跌崩的。

現在還有跟這些朋友見面嗎?
有。我們一共五六個人,有兩個到外國去了,其餘留在香港的定期會見面。但現在我們玩別的,玩飲茶、學飲wine,我們有研究陳年普洱、靚年份紅酒,像阿伯一樣,還果真是《陀飛輪》中所說「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然後還開始注重養生。

如何養生?
我這方面比較差,因為吃是我很大的娛樂。我很喜歡吃咖喱魚蛋、豬大腸,還有拉麵,我還會喝光所有湯⋯⋯我已經吃了
8次一蘭拉麵,嘿。

所以你很肥。

由18年前入行開始我的體重一直有增無減,有時好像可以保持一陣子。現在我有180磅,但仍有藉口不減肥,因為大家還
找我開工。好像今天拍fashion雜誌,其實最好有劉德華或者金城武般的外形,但我覺得48號穿不下便穿50吧,that’s me。

D_049bw

你好像經常情緒高漲。
對,我真是hyper active,只要身邊有人撩起我,我便會很high。但近年我有點力不從心——性格依舊但體力不勝,加上撩
我玩的人越來越少,所以我沉實了很多。
甚麼事讓你最快樂?
傻事。人越大越清醒,越大越多忌諱,便很難快樂起來。在讀英國寄宿學校時,常常進行放屁大賽,比拼誰放得最響。因
為大家來屁時的timing不同,我們還會儲存着互相等候以達到最佳、最公平的效果。這些不用錢,或者用錢也買不來的傻
事,最快樂。
做過最頑皮的事是甚麼?
在鐵皮櫃上貼貼紙。其實我小時候很自律,爸爸的father gure又很強,所以我比較乖。只是入行以後被縱慣而變壞,好像有些地方不能吃東西,別人見我是Eason,便說好吧吃吧。
Fans有份縱你吧?報道說你在演唱會上發脾氣。

說我罵fans拍照的事吧。我當時真的有點不快, 明明來看live show,卻只顧拿起手機拍拍拍。但事後我覺得其實是我有份造成的:我不是單純的performer,卻常常在台上跟觀眾對話,有次有人突然大叫我做「蕉神」,我便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之前看到我吃香蕉。我喜歡跟他們傾談,而他們喜歡捕捉我的即時反應,所以後來我理解他們為甚麼一直拍我。

 C_484

你仍然不習慣當public figure?
也許是吧。像今天跟你聊天,我會take it personal,我覺得舒服便甚麼都可以講,但今時今日其實我說一句話全世界都會
知道。可能我現在說一句人們覺得不好的話、做一個不屑的表情,人們便會抓着不放。其實我說這句話、做這個表情時
的context和情緒,你以外的其他人並不會知道,但很多時人們卻會拿着這些大做文章。

就像你說不起來跳舞的觀眾是「跛的」那句話,評論的人沒有put into context?
那只是我和他們像朋友之間的對話,如果我這句話讓在場行動不便的人士難堪,我願意當面向他/她道歉,但用不着其
他不相干的人指指點點。今日的社會太認真了,一點點小事,大家便抓住不放,why so serious ?
你連跟人拍照簽名也不喜歡?
我是不喜歡被別人狂拍,而且在公眾地方。我跟你拍了一張,接着便有N個人來叫我拍N張。我不想拍照,但我願意握
手。我覺得握手很warm,又可以互相傳輸正能量。

其實你很坦率。
我只是一個喜歡「呻」的人,平日很少機會跟人談起這些事。

節錄自《ELLEMEN》2014年1月號

不是夢一場。Edward Ma 馬志威

以剛入行來說,他很幸運,先決條件可說是樣貌因子。五官身形屬俊俏小生一類,外表討好,演起戲來或者更易讓觀眾動情入戲。他先是模特兒,近一年幾乎是本地MV 出現次數最多的男主角,一年以來獲邀演過次數不少,最新作品更闖進大銀幕,當上電影《第一次不是你》的男主角。如果要預測2014 年電影新進力量,必定有他:馬志威(Edward Ma)。

按情節推算,本年度MV最熱男主角,Edward不是冠軍,也至少可拿個本年度最受歡迎大獎。宣讀作品名單包括有許志安《情人甲》、古巨基《告別我的戀人們》、容祖兒《不好意思我愛你》、吳雨霏《告白》,一級歌星們找來這位年輕男新人演繹故事,某程度上是一種肯定,背後說明香港潛質電影男星或者早已十分渴市。DearJane的新歌《不許你注定一人》至今已累積一百多萬(至截稿前)點擊率,早讓女性朋友眼前一亮。

new3

好了,說了這麼多好話,馬志威其實是誰?

不說不知,入行故事原來也戲劇性得過分。中五畢業,當上速遞員,在最前線辛苦拼搏三年,再轉做大型時裝店售貨員。
Edward某天開始思考人生該做些甚麼,「就好像真的在腦袋『叮』了一聲,我是不是應該一直這樣下去?當然職業無分貴賤,但我就想問自己究竟喜歡做甚麼。於是想到,由小到大,我很喜歡電影,以前會買電影書籍研究,小時候常去租錄影帶看,開始便想何不從電影這方向發展。」他用了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嘗試當個演員。

在完全不認識任何圈內人的情況下,我很幸運找到了現在的經理人,之後開始拍硬照,再拍MV,更有機會第一次演電影就當男主角。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很大膽。」

new2A 

當前線速遞員會有一份穩定收入,一步躍跳走進娛樂圈實現了夢想,花花世界固然讓人興奮,同時那未知之數也是個大考驗。Edward抱着不妨一試的心態,才一年多已有不錯成績。「年輕或需要勇氣,覺得自己的選擇沒錯,一開始真的完全不知前路會怎樣,但卻很幸運,不斷有導演找我。而最重要是入行後開心了很多,以前看事情很灰暗,做的工作亦很刻板,入行後,我可以飾演不同人生,用以前看不到的角度去看事情,對我來說很吸引。」

new2

 

Edward相信一句話:電影是夢工場。
在那裡,他找到以前觸不到的夢。「我覺得電影魔力很神奇,因為它們是創造着一個世界,是一個夢工場,讓你得到現實中沒有的感覺。」期間他跟彭秀慧上過戲劇課,希望急補自己不足,也渴望透過導演學到更多,也為沉澱來得太快的經歷,好讓將來能夠走得更紮實。「能夠第一次做男主角,就像小時候很想得到一樣東西,最後終於得到了,那種既不真實,又很快樂的感覺。」有些人夢想成真不需等上10年,證明命運並沒有刻意玩弄人,只是它美麗在那種疑幻似真,卻又不盡是夢一場的神秘嚮往。

IMG_1028

節錄自《ELLEMEN》2013年12月號

 

Bad Boy不羈浪子 Johnny Depp

相比起其他典型靚仔小生,Johnny Depp走的是另一條路。偏好演繹古怪角色,亦喜歡以不羈浪子造型示人,一向是不少女士眼中最愛的bad boy。

2014-04-17_124530

灰色的三件頭西裝配黑色裇衫及皮鞋,可能是少有的Johnny Depp姿整時刻,但頭上依舊有其一貫亂髮。

2014-04-17_124522

在機場現身的Johnny Depp,造型隨心,繫在褲頭的雙色圍巾加上鬆開來的鞋帶,不修邊幅得可以。

2014-04-17_124508

黑白條子西裝背心及長褲很易穿得老氣,但加上民族風頸鏈飾物加滿手銀色戒指,卻有趣得多。

2014-04-17_124446

此灰色破帽是Johnny Depp最愛的飾物,連出席電影首映禮時也經常見到其蹤影。

2014-04-17_124541
深藍色的西裝看似沉悶,加上深灰色羽毛和藍色袋巾後卻凸出不少。

 

節錄自《ELLEMEN》2013年12月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