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K-Art Waves

亞洲的虎媽教育概念不鼓勵我們去接觸藝術文化,不要看不計分的書,所以長大後我們害怕藝術,怕它難明怕它無趣怕它老土。今日韓國時尚、創意發展看似蓬勃,但其實韓國人也有只看流行外表不求深究的問題。關心偶像早餐吃了甚麼的人,相對關注藝術的人數絕對多出千萬倍,在這樣的環境下,建個億萬元美術館也不見得能把未接觸過藝術的人引進去,反而一個有如咖啡室、包涵街頭文化潮流、氣氛輕鬆,同時好玩有型的空間,更能讓人在那裡留多一會,看多一點。
韓國人擅於融合多種風格,單看那些偶像團體的風格便可略知一二:有型、可愛、搞笑,加上不同國籍的成員各有一名,這樣的市場策略可厲害吧。韓國的藝術空間、電視台、出版社也以融合各種文化、藝術、潮流的方向,建立一個個multi-culture creative hub,或以具娛樂性的方式來引起大眾對藝術的興趣。藝術可以在喝着啤酒跳着舞時參上一腳,甚至在家吃着炸雞時看着也無不可。

K-Art Waves

貨櫃裡的驚喜 Platoon Kunsthalle

江南區島山公園的大街上滿是時裝名店及大型畫廊,在這個高級時尚地段的後街卻有一座由廿多個貨櫃組成的空間——Platoon Kunsthalle。只要去Platoon的Facebook看看就會發現他們的活動表豐富得驚人:藝術工作坊、現場wall-painting、展覽開幕、DJ night、Band Show; 如 Seoul Tech Society及Drinkentrepreneur這類創意科技「networkmaking」的聚會、如派對般好玩有型的晚間跳蚤市場、各類影片放映會,間中還有商業品牌租場舉辦活動,幾乎每兩、三天就轉場一次,大樓中更有酒吧和餐廳提供餐飲。

「Kunsthalle」於德文中意指Art Hall,是比博物館更靈活的藝術場地。50年代末於德國Düsseldorf由旅德韓籍藝術家Nam JunePaik,與當時尋求新型藝術創作的藝術家所提出的概念。

K-Art Waves

P l a t o o n 的創辦人兼C E O Tom Bueschemann原為廣告及市場學專家,也擁有自己的市場策劃公司,他深知如何才能把創意及產品有效地賣出去。早於10多年前,Tom已經打算於亞洲開設一個新型的創意空間,東京、香港、北京都曾是考慮的地點,但不是發展過盛、租金太高,就是缺乏自由空氣。2005年時一名韓國朋友邀請他們來看看首爾這個陌生的城市,一看之下便發現這個正從純生產業走向創意工業的地方可能性多得驚人。一直與大企業打交道的經驗,令Platoon 的人脈關係網一開始就打得精準,也讓在當時還算保守的韓國,有兩個德國人走來江南建個貨櫃屋,指指點點告訴人們甚麼才是藝術,有甚麼好玩的事正在世界發生。任務雖然艱難,但進行時尚算順利,由2007年尾3個貨櫃開始,今年4月Platoon已經慶祝了他們的5周年,這裡也成了首爾最「好玩、有型」的創意場地。讓Tom最難忘的企劃包括2010年時,伴着完整的交響樂團現場演奏播放了經典殭屍電影《Nosferatu》,音效在這貨櫃屋裡竟可如此震撼,空間交錯和參與者的組合也相當神奇;還有2010年時於光州市建立起分部,現在已交給當地市政府繼續營運。

K-Art Waves

柏林圍牆可說是德國street art的起源地,也因此孕育出當地豐富的街頭藝術。剛來韓國時,Tom幾經辛苦都找不到有一定水準的街頭藝術家,只因當時在韓國塗鴉等同塗污,大眾當它是罪行多於藝術。Platoon一開始便積極為次文化藝術家提供機會,設於地面向街的一列4個玻璃showcase,定期展示年輕藝術家的作品。不少曾在此地獲得首次展覽機會的藝術家,今日已獨當一面,而街頭藝術也成為年輕一代的潮流;更有業主主動邀請藝術家在他們的物業上創作,因為知道這樣能為場地帶來正面形象,甚至吸引人流。Platoon二樓設有4個Artist Lab貨櫃,為國內外的藝術家提供每期半年的創作空間;審批基準除了作品外,更在於能否與大眾有所交流。「把Platoon設於這個大型畫廊及名店林立的地段,就是想讓那些『江南上流』的藝術買家有機會看到這類型的創作,為藝術家帶來機會,也讓他們成為城市中心的力量。」Tom說。

K-Art Waves

創作及商業的機會也來自另一方向,採訪當日荷蘭嬰兒車品牌 Bugaboo 租用Platoon作活動場地,正當奇怪嬰兒車如何與Platoon這樣的場地扯上關係時,遇到品牌的負責人。「我們有一個以世界各地年輕有型夫婦及他們小孩為主角的短片企劃,韓國的主角是身兼藝術家、音樂人、造型師的母親Lee Yunjong;藝術家E Hyun-joon,和他們兩歲的兒子Shihwa。短片中介紹了一些他們喜愛的地方,Hyun-joon當時於Platoon作駐場藝術家,便向我們介紹了這個特別的場地。我們品牌的嬰兒車,注重適合城市的功能性和設計性,也曾與Andy Warhol等藝術家合作設計,加上許多顧客都是年輕的創意人,故Platoon的個性和我們相當配合。」活動當日E Hyunjoon一家都有出席,Hyun-joon說在Platoon駐場時既能自由創作,也得到很多展示作品及接觸各方人脈的機會,而他於這個月開始又會再次進駐Platoon。

完全獨立營運的Platoon,結合商業和創意讓空間和企劃得以維持;也因為融合各種sub-culture讓它成為一個年輕人、創意人喜歡「定期來接受驚喜」的有型空間。Platoon正計劃擴建大樓,讓它成為自由創作人開展事業的co-working space,把這個creative hub的發展推到更高的層次。除了和柏林分部繼續合作,增加兩地藝術家交流機會外,墨西哥的新分部計劃也正在火速進行,此種具全球性視野的多元創意文化,正是創意人的未來方向。

K-Art Waves

藝術走出去 Everyday Mooonday

有新型文化自然有新型藝術,正如 Tom所說,今日韓國大眾對次文化中的grafti、street art等街頭藝術已有初步認識,也因street style與時尚潮流的緊密關係而對各派風格及歷史略有所聞。但對Character Art或 Toy Art 這類藝術的理解依然停留於玩具、Sanrio文具等「廉價公仔」的層面。今年3月於江南松坡洞開幕的Everyday Mooonday是專門為這類型藝術家提供展覽、Artist-in-Residence、Toy Art商店、咖啡室及音樂活動場地的多元平台。

K-Art Waves

Everyday Mooonday的總監Diny Lee從小喜歡如Hello Kitty等「公仔」,大學時於紐約Pratt Institute修讀插畫時看到於歐美等地Character Art的風格及發展已相當成熟多樣,決心於韓國創立這樣的平台。

「我非常喜歡Character Art及Toy Art的世界,希望能幫助韓國這類型的藝術家建立較完整的系統,這樣大眾便能更容易去理解這種藝術。」開幕時一次舉行3個展覽,包括以街頭幽默風格表達人性的韓國藝術家YP,他在個人創作以外亦積極協助其他年輕藝術家發表作品;另外,來自阿根廷、現居紐約、作品充滿童心的Sonni;及以豐富色彩正面地描畫生活中各種不安的美國藝術家Logan Fitzpatrick⋯⋯他們都分別展示了 Everyday Mooonday的國際視野。

「我們選擇個人風格突出,有個人簽名角色,而且作品不會太黑暗哀傷的藝術家,希望觀眾看到作品後能獲得正面的能量。」

K-Art Waves

既然和生活相關,作品自然不只於畫廊展出,其中Sonni便於畫廊附近的小區牆壁及幼稚園內畫上簡單但充滿正能量的作品,而得到的好評也不只來自喜歡此類藝術的人,還有住在那裡的街坊。EverydayMooonday更會與藝術家合作推出Art Toy,Logan Fitzpatrick的「三文治人Julian」便是他們首個合作產品。事實上,早於畫廊開幕前,Diny已經開始於不同地方舉辦活動,名為《Coexistence》的聯展先後於不同的場地舉辦了3次,參與的藝術家超過30多名,活動包括live painting、DJ/ VJ表演、藝術家講座等。

5月初於首爾Dongdaemun Design Park舉行的「Art Toy Culture」展覽周裡,EverydayMooonday將聯同多位藝術家參展。對於未來,Diny還有滿腹大計:除了準備自己在別家畫廊的聯展外,更計劃製作「首爾Character
Map」,以更多方式與大眾溝通。

K-Art Waves

藝術真人騷 《Art Star Korea》&《Style Log》

韓國綜藝節目製作出色,尤其是真人騷,主題由小孩親情、長者夢想、偶像徵婚、遊戲、時尚,甚至整容真人騷都有,忠實觀眾遍布全球。今時今日,節目的主角更延伸至藝術家。

藝術家爭奪機會於Brooklyn Museum舉辦個人展的美國真人騷《Work of Art》已經播放了兩季,題材相似的《Art Star Korea》也剛於韓國開始。跟《Work of Art》特別找來藝術知識淵博的China Chow作主持人不同,《Art Star Korea》的主持人是韓國演員鄭麗媛及模特兒宋京雅;鄭麗媛自言對藝術一無所知,導演就是想找一個能和觀眾有共同感受的人,代替他們發問,好讓觀眾更容易理解作品及藝術家的理念。

K-Art Waves

韓國年輕世代對時尚潮流極為關心,模特兒也有如偶像般的影響力;宋京雅是一級模特兒,有參與手袋設計,更曾於2012年亞洲國際藝術博覽會上展示繪畫作品;她在其他綜藝節目上也因口才了得和爽快的個性而大受好評,加上藝術和時裝本就關係密切,這樣的人選相當合適。節目評審團包括藝評家、策展人、大學教授等,也請來如林秀貞(曾主演朴贊郁導演的《機械人之戀》) 般喜愛藝術的演藝人擔任特別嘉賓。在明星效應極強的韓國,如此超人氣的主持和評審人選的確能吸引平時在「藝術」兩字前卻步的觀眾觀賞節目。參賽者中既有從國外回來的藝術家,也有在時尚創作界略有名氣的創作人。最重要的是,不少參加者的外形都頗時尚有型,而他們的作品則包括雕塑、影作、裝置、表演藝術等。最終獲勝者將獲得1億元韓幣,還有在國內優秀畫廊開展個人展覽會以及海外研修的機會。當然, 真人騷的賣點往往是如《American Next Top Model》那種參賽者之間的是是非非;但透過這樣富話題性的節目,即使對藝術沒甚認識的觀眾,也會找到感興趣的地方。

節錄自《ELLEMEN》
2014年5月號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今年SIHH的腕錶,重現眼前。時計是小物,是生活裡的靈感小物。手到拿來,時間微化在手中,顏色、氣味、氛圍、慢慢醞釀。大千世界,從戀上小事開始。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Jaeger-LeCoultre
Duometre Unique Travel Time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IWC
Aquatimer 2000 with titanium case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Montblanc
Meisterstück Heritage Pulsograph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Piaget
Altiplano 900P 18K white gold case
with a diamond set bezel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Cartier
Calibre de Cartier Diver in 18K pink gold
with rubber strap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Offshore Chronograph
with 18k rose gold case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Panerai
Luminor Marina 8 Days Acciaio

All Those Little things 戀上時間小事

Baume & Mercier
Clifton Retrograde Date Automatic

節錄自《ELLEMEN》
2014年4月號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春夏季的服飾設計趨向呈現功能性的元素,如厚薄適中的風衣或外套適合尷尬的轉季期間、乍暖還寒的天氣穿上棉質短袖衫或絲織恤衫最合適。無論以材質或設計元素去表達,都渲染着一抹精彩的顏色。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棉質長袖衫 Salvatore Ferragamo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花紋連帽尼龍外套、褲子
Giorgio Armani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橙色風褸
Salvatore Ferragamo
綠色格紋上衣、長褲及皮鞋
all from Bottega Veneta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紅色連帽外套、T裇及白色長褲 from DKNY
鞋子 Salvatore Ferragamo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圖案裇衫、長褲
both from Hermès
鞋子
Giorgio Armani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圖案上衣、黑色褲子
Calvin Klein Collection

Fun Atelier 趣味男子

褐色西装外套、紅色裇衫
both from Fendi
手提袋
Saint Laurent

節錄自《ELLEMEN》
2014年5月號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多三點水的皮鞋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當我們乳臭未乾,大家都想快點做大人,成日想扮大人,扮吓扮吓,便會失控地老積與overdressed。可是,終於恨到長大成人,卻又不願成長,於是一班大細路不停揮霍金錢,打機買玩具買波鞋,嘗試挽回一點毫不留情、一閃即逝的青春。

在男裝的世界,男人與男仔的楚河漢界,可能就是皮鞋與波鞋,字面只差三點水,兩者代表的意義,差天共地。

很想知道,是否因為設計師都有一顆長不大的心,還是他們觀察到,市面上有太多童心未泯的大男人,抑或純粹興起,於是不少設計師都落力大做波鞋(當然效果有得有唔得)。環顧市場上的主流波鞋,一種是品牌自家生產的,另一種是運動品牌請外援,邀請頂級設計師「共鞋連履」,一家便宜三家着,第三家,就是買家囉。這次就為各位大唔透買家,介紹幾款絕對值得收藏的波鞋,齊齊走入不可能沒有波鞋的日子。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爬下山.食B餐  LANVIN

過去十年八載,假如要選一個將波鞋推上公子階級的品牌,怕且Lanvin認第十,也沒有其他人夠膽認一至九。打從Alber Elbaz決定復辟浪凡男裝,請來荷蘭長人Lucas Ossendrijver坐鎮,由零六春夏處男作開始,兩位已立下官仔波鞋牌坊。他們的漆皮鞋頭昇華版All Star,在行內覆蓋率極高,甚至已超越幾多人擁有的層次,要數,就數每人有幾多對。個人認為,這對鞋,是應該列入近代男裝史的。

不過,正如姜大衞格言:最鋒利嘅刀,都有生鏽嘅一日,何況是波鞋呢?當大家已買過一對、兩對、三對,第四對的金錢,就不會那麼容易豁出去。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連續食了三次A餐,到了第四餐,總會心思思想試吓B餐吧!

如是者,他們就出B餐。

出得B餐,便要完全脫離A餐,而他們精心雕琢的B餐,就是一對很爬山系的鞋款。爬山鞋,當然以功能為主,所以專業級爬山鞋,形狀偏向巖巖巉巉,色水大多啡啡黃黃,簡單講,就是唔靚。要將一個唔靚的鞋款,改頭換面變靚,話難唔難,話易唔易,Lucas用的方法,就是保留爬山鞋的核心模樣,然後注入他最拿手的玩料技倆,進行植皮、換帶等重建手術,就是這樣換吓,那樣又換吓,便將一對爬山鞋高級時裝化。

來到今季,其實山系波鞋已踏入第二代,他們也延續物料方面的實驗,所以波鞋上有尼龍、硬紗、麖皮等等。其中那對墨綠色配金色的,賣相很矜貴,有波鞋與生俱來的活力,又有出得大場面的氣派,瀟灑又輕鬆,正如他們創造出來的浪凡公子,便是如此不費吹灰之力。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Adi的mimi:Raf Simons x Adidas

一直覺得,Nike讓客人自訂波鞋顏色的iD計劃,是一項很偉大又充滿革命性的服務。即使不打算真金白銀幫襯,對住電腦屏幕左篤右篤,搞一大輪,在虛擬世界自把自為地設計,真的很過癮,完事後更可以不負責任,click一下cancel,一筆勾銷,閃!比較少人知道的是,除了Nike,Adidas都有名為「mi adidas」的自訂服務。可能,Raf
Simons都認為自訂有得諗,奈何他設計的波鞋,偏向是走得太前的概念波鞋,橫睇掂睇,都不似一般百姓會鍾意的款式,品牌是不會把它納入mimi服務的。既然如此,他便索性發揮自訂的天馬行空精神,款式有咁爆得咁爆,襯色有咁喪得咁喪,便成就了今年春夏男裝最啃波鞋系列。

由上季的三款,暴增到今季八款,系列的確大家族,並且繼續大賣Raf最愛的未來科幻,那對高人一等的Super Trekker Boot,根本就是重生版的430穿梭機高筒靴,但他透過只此一家的選材配色,就變成一對很Raf的設計。
話說回來,雖說他只此一家,其實在某些設計取向及風格,他跟Lanvin的Lucas,可算是遠房親戚,不過他是毫無保留的任性,而後者還有一點商業考慮的理性。舉個例,那對Reponse Trail波鞋,是他設計了好幾季的樣子,感覺跟浪凡山系波鞋非常接近,但Raf就是會像小朋友一樣,不停在鞋上砌積木,譬如腳眼位置那條可作九十度活動的搭帶,用家可自行決定讓它在前面勃起來,抑或靜止在腳後,這些似乎沒有甚麼實際功能,但又令波鞋更好玩的小玩意,正是他不會輕易放過任何設計的證據,或許是他有今時今日地位的主要原因。很明顯,這系列波鞋是他的實驗玩具,順便挑戰我們的comfort zone,否則他大可隨便設計十對八對螢光色的Stan Smith,根本沒有需要消耗腦汁設計這批概念鞋呢。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百搭迷彩

這次介紹五個品牌的波鞋,大概可以分為兩派,Lanvin及Valentino兩位翩翩公子,自然是摩登貴族派;而其餘三位大哥的設計,相對屬於街頭實戰型。

要講Valentino的波鞋,即是要介紹他們的迷彩,因為這是華倫波鞋精髓所在,製作也不惜工本。品牌一對米蘭拍檔Maria GraziaChiuri及Pierpaolo Piccioli,早講到明要將couture帶到男裝,這張花生期票,就由一幅經過「technological-couture process」( 官方名稱)的迷彩布兌現。簡單來說,師傅會用laser-cut,先裁出一大幅通花迷彩圖案,然後用熱縫技術(heat-bonding),將它粘在一匹布作底色,其他不同顏色及物料的部分,全是靠人手逐塊逐塊貼上去的,連迷彩都玩到這個層次,點到你唔服。

回顧男裝歷史,迷彩幾乎是百發百中的狙擊手,隨便數數就有近年LV及Trussardi的迷彩袋,以及靠一幅猿人迷彩發大達的Nigo。這幾年由華倫天奴出招,在製作層面,毫無疑問是史無前例。經過幾季開枝散葉,現在大家一見到似貴嘢的迷彩,已經聯想到是華倫天奴了,再配合兩位拿手的螢光襯色及招牌窩釘,基本上完全起不了迷彩自我隱形的功能,卻肯定夠巴閉。

除了一塊無敵靚布,那長長瘦瘦的身材,用來襯西裝,同樣無得輸。要知道,男人穿西裝的永恒定律,就是要貼身,所以波鞋最好不要太巨型,否則神仙難救。華倫波鞋另一個好處,是它夠百搭,由西裝到bomber jacket,裇衫chinos到T裇短褲,它都襯得到。最勁的地方,是它會隨着主人換衫轉style之後,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自動變出另一種型出來,真的一次過滿足幾個願望,那種爽與出奇,出奇蛋恐怕要行埋一邊。不信的話,買對試試。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一嚿神鞋:Rick Owens x Adidas

自從Rick Owens由一個設計師,演變為一種美學,再神化成一個宗教,他每一項新搞作,都會令全世界信眾異常亢奮。去年六月廿七日,一四春夏的男裝騷,他又施展了一次神蹟。

他的時裝騷,每人心裡都了解他無黑不歡,也大概估計得到衣服依然是長瀨瀨、黑麻麻那種,情況等於教宗主持平安夜子夜彌撒,大家都知道他會進行一些宗教儀式,不會失驚無神教人耍太極的。作為設計師,被意料之內絕非好事,於是今季他與Adidas拍檔,決定要搞出意外。意外主角,便是這對猶如雕塑的波鞋藝術品。還記得大半年前,網上率先張揚這頭親事,未見product shot,也沒有設計草圖,只是將兩個品牌logo放在一起,當時已在面書引起一輪跨地域的哄動。隨着它在花生騷曝光,由於此鞋也重重地口味,未必人見人愛,所以「Dope! or Nope」雙方你呼我擁,將它炒得熱上加熱,未推出已鐵定是春夏神作。

這對,更貼切一點的描述是這嚿,這嚿波鞋之所以能熱爆,全因一直以來Rick Owens的設計,甚至他喜歡的波鞋,也是粗獷的高筒All Star款式。殊不知這次交合,鞋神顯靈,為這嚿看似由幾嚿黑黑白白的東西、左拼右貼製成的波鞋,賦予了靈魂。不論是設計概念,還是最終外形,都是前所未見,或許可以說,他不單只設計,他根本是發明了一對波鞋。可能是發明有價,或者製作技術及用料更講究,甚至是他的名字更賣錢,這嚿鞋定價比Raf Simons×Adidas高出頗多。然而,凡事總有兩面,如果當買一對Rick Owens波鞋,五千元是割價大酬賓;但換了是抱着買Adidas的心態,五千元肯定貴到暈,如果你問我,梗係當賺了開心吓好啦!

More than just sneakers

一早知你AFI:Riccardo Tisci x Nike

幾個月前得知Nike請來Givenchy主帥Riccardo Tisci設計Air Force I,立即從心底裡滲出深藏已久的興奮,這天作之合,的確是來得有點遲,但遲到好過無到,而更令我些少自滿的,是因為小弟一早預料,他遲早會AFI。

事情是這樣的,回到一年多前的Givenchy FW12 Haute Coutue展覽會場,有幸跟這位紅人進行面對面訪問(訪問曾刊登於ELLEMEN 雜誌),機會難逢,基本上我是有殺錯無放過地不停口發問。由於他幾乎日日AFI,於是就問他有沒有想過跟Nike合作,設計一對屬於他的AFI。當時,他望望腳上的愛鞋,然後這樣回答:「哈哈,我還沒有這個計劃,不過我家中有好多好多AFI,他們都愛死我,當我第一天加入Givenchy的時候,我就是這樣每天穿着它,到今天依然沒有改變。」終於,他等了一段時間,反客為主,由用家變成主人家,設計了幾款強烈Riccardo的AFI。

關於這批新作,他覺得AFI沒有性別之分,也不屬於某種特定style,而是屬於大家的,所以他思前想後,不停研究AFI的核心價值,怎樣將他想表達的,和諧地融入鞋中。從相中看來,RT版AFI,以原著白色作底,大致上跟其他版本分別不大,內櫳選了茶色皮革,輕輕提升貴氣,然後加入今季在Givenchy男裝的非洲土著式圖案,並很低調地在鞋跟「AIR」字樣下面,印上細細粒的「RT」名字縮寫,subtle到呢。或者可以這樣說,他對AFI的愛與尊重,超過他想支配AFI的欲望。身為當今隻手遮天的設計師,他大可放肆設計喧賓奪主,但他卻選擇靜靜的手法,這份謙厚,或許,源自他比較艱苦的童年。

在這個小系列,唯一例外,唯一一對擁有他的街頭強悍風格,就是那對在mid-cut中,再僭建出一個超高筒的款式,完全是他在Givenchy地盤的招牌設計,感覺很hi-fashion,卻不失AFI累積多年的親切感,街頭惡女恩物。

節錄自《ELLEMEN》

2014年5月號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要延續舊日的手藝,需要新的思維模式;而新世代的匠人,又往往不止獨門手藝。活版印刷、跨媒體設計,兩者看來一舊一新,它們的匠人,懷着新時代的開創性的思維,同時帶着舊時代的超凡技藝,將最好的呈現人前。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要延續舊日的手藝,需要新的思維模式;而新世代的匠人,又往往不止獨門手藝。活版印刷、跨媒體設計,兩者看來一舊一新,它們的匠人,懷着新時代的開創性的思維,同時帶着舊時代的超凡技藝,將最好的呈現人前。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新時代的舊手藝:日星鑄字行

油墨飄香、鉛字帶着凹凸質感,活版印刷是一門古老的手藝,當中字字皆有故事。日星鑄字行,是台灣僅存的最後一間繁體字鑄字行,主事人兼文字工匠張介冠的名片上印着:「昔字、惜字、習字」,他就是靠這6個字,把一個快要式微的行業、將要沒落的手藝留住,同時,為它在新時代帶來新的含意。

在台北太原路鱗次櫛比的舊樓之間幾經輾轉,終於找到這間不起眼的店面。一行行排列緊密的鉛字放在正門前,讓前來的人彷彿置身於舊日的時光。近年,這家小店也成功進入了新時代的公眾視野,那是源於鑄字行的一個「理想」——活版字體復刻計劃。

2009年,張介冠聯合出版社社長、版畫家、服飾品牌老闆、廣告設計人、書店老闆等各路人馬,通過網絡集結,招募義工,希望將手中保存的一套銅製字模重新翻鑄,掃描錄入電腦,進行數碼修復存儲,並希望完成後可以開放應用於字體軟件,使珍貴的活版字體在數碼時代重獲新生。

活版印刷工序繁多,鑄字、撿字、排版、上墨、轉印等,鑄字是它的源頭。因為字模細小珍貴,鑄字行一般不對外開放,收稿、等稿都在門口,鮮為行外人所知。在行業興盛的年頭,鑄字行拿到文稿後,伴隨着機器的隆隆聲,在300度高溫下,鉛液灌注至銅模,凝鑄成一條條鉛字,順序而出。撿字師一手拿着稿和托盤、一手在密密麻麻的鉛字中挑選;撿完後再由鑄字行將重達幾十公斤的鉛字版送往活字印刷廠排版、上墨、油印。而最後呈現在讀者手中的文章,會帶着鉛字特有的凹凸質感和油墨馨香。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難得一見的字模,每一筆一劃都是靠模法雕刻而成。將原模放大為石膏模,再以工具靠着石膏模將其按比例縮小雕刻在成品上。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先原模放大為石膏模,再以工具靠着石膏模將其按比例縮小雕刻在成品上。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在手動圓盤印刷機上上墨,需要將油墨均勻地抹上。這樣的手動印刷機現在已不多見。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所有的鉛字按發音、字型、字號分別排列,揀字員需要非常熟悉排列規則,才能節省時間。熟練的揀字員一小時能揀字上千個。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日星鑄字行視若珍寶的這批銅製字模,正是鑄造鉛字的基礎。字模在,鉛字就能源源不斷地被灌注出來。這批字模於20世紀初在內地製造,包括宋體、楷體和黑體等不同字體,初號到六號共7種尺寸,一共12萬餘字,是現存最完備的繁體字模,一旦損毀,很多繁體的雕版印刷字就只能從舊書古籍中找尋了。

字模在工匠的手下一筆一劃以靠模法雕刻而成,即將原模放大為石膏模,再以工具靠着石膏模將其按比例縮小雕刻在成品上,手法細緻入微。活版印刷衰落以後,日星只會零星地接到印刷廠詩集或請柬的訂單。

文字之美,難以言傳,在乎結構與重心、正負空間的比例、筆劃等。因此,嘗試發揚這批傳統的字形,不僅繁瑣辛苦,更講求對文字的敏感度和藝術修養。當初的復刻計劃在媒體報道以後,響應者眾,但問張介冠成果如何,他遺憾地搖頭:「有熱情的人多,懂漢字的少」。復刻字體在國際上不乏優秀的先例,都需要傾注巨大的心力,不
光是字形,意韻與形體、紙張與屏幕、活字排版與軟件排版,微小的差異也可能帶來設計的巨大鴻溝。

雖然走得艱難,仍可見日星鑄字行日益活躍的身影,它會是活字印刷的一盞不滅燈光,一座鮮活的博物館,一個字體藝術的合作社,一個新世代的創意園。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跨媒體的匠心獨運 Faye Toogood

如果要列舉倫敦現今最當紅的設計師,Faye Toogood一定名列前茅,從場景造型、室內設計、傢俱設計,以至時裝設計,這位跨界設計師用富有實驗性的設計思維和一雙願意嘗新的巧手,在這個不少人認為「設計已死」的時代,屢屢帶來耳目一新的作品。

Faye Toogood的工作室位於倫敦Regent's Canal的一棟舊倉庫內,接受訪問的這天,她正同時忙着3項project:一座私人住所的室內設計;為自己的時裝品牌Toogood準備時裝周的發佈;醞釀於米蘭設計周推出全新的Roly-Poly傢俱系列。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沒有將自己置放於一個特定的設計範圍,但這並沒有讓Faye Toogood失去專業性。「因為我不是讀設計出身的,所以我的設計當中沒有任何規則。」好像她和妹妹Erica於去年秋天的巴黎時裝周合作推出了首個Toogood時裝系列,別出心裁地使用蠟棉布、工業傳送帶毛氈、黑色垃圾袋等材料製作成輪廓鮮明的工業感外套;她又曾經說服美容品牌Nivea贊助她在米蘭設計周期間開展的前衛藝術項目La Cura(診療),邀請觀眾與身穿白色服裝的模特兒一起參與「心情泥塑」等一系列古怪的集體創作中,找回身心的平衡。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事實上,年輕時的Faye曾夢想學習純美術,希望成為一名雕塑家,但由於父親的建議,她最終決定學習更具學術性的藝術史。最後, 她學會的是一種能激發受眾共鳴的設計語言,這為她日後脫胎成為跨界設計師奠定了基礎。然而,她的設計也不單是天馬行空、紙上談兵,她總會到處收集不同的材料物質,即便是石頭、金屬塊等物件,都經常被Faye當作實驗性材料,用來製作家品。這是因為FayeToogood覺得最難的並不是設計思維,而是如何將思維付諸現實,尤其是她那些很難用設計圖道盡的想法。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她的工作室從最初3名員工擴張到如今的12人,在競爭激烈的倫敦設計界絕非易事,她的秘訣是保持設計的靈活性和多樣性。「一位只設計椅子的設計師在業界已經很難生存。」故此,Faye的工作室沒有固定的設計風格,也不會給客戶提供統一的「樣板設計」,每項設計都是從零開始。

即使今時今日已經成為倫敦首屈一指的設計師,Faye Toogood卻從來沒有忘記最初的夢想。「我希望自己能夠累積信心,創作雕塑品。」因為,她重視手作的力量。

Craftsman in the New World 時代匠人

Profile

Faye Toogood出生於英格蘭中部的農業郡Lancashire,主修藝術史出身, 曾是室內設計雜誌《The World ofInteriors》的stylist,後創辦工作室,同時涉足室內設計、傢俱設計、藝術裝置設計與時裝設計等領域。

節錄自《ELLEMEN》
2014年4月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