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About

Posts by :

張智霖- 樂生活法則 The way to Happiness

 

2014-04-16_224549

太完美,這樣近距離地看這位樣子年輕得過分的成熟型男,心裡不禁碎碎唸起來,上天果然不公。
張智霖(ChiLam)是令人如此這般羨慕的一位天縱寵兒,家庭事業兩得意,近年歌影視的成績亦有目共睹之餘,
早前又憑《衝上雲霄II》Cool魔一角,令人氣再上一層樓。但對筆者來說,這次訪問像發現了一個新大陸,
ChiLam更讓人感到興味盎然的一面,原來是其樂活無為的生活態度,如何用心去「做自己世界」!

2014-04-16_224214 2014-04-16_224520 2014-04-16_224528

快樂做世界
一向覺得ChiLam是在芸芸演藝人裡,相對地沒有距離感和較真摯的人。的確多次聽到,假如某些事情是他不情願去做的,他打從最初應該就「say no」了,要他強迫自己去做不情願的事?實太難。但每次訪問看到ChiLam都是笑容親切地快樂回答,你便會想,演藝圈確實有很多懂得機關算盡的悲觀聰明人,但成績卻不比ChiLam好,更重要的是不懂得樂活。

這個快樂人到底有何秘訣呢?

ChiLam聽罷,慣常地先笑一笑才回答,「很簡單,先不要覺得自己是一個artist、一個藝人,想怎樣去做一個好藝人嗎?倒不如先學會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學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善良的好人;我相信所謂的吸引力法則,假如你用盡一切壞心眼想去達成自私的宿願,到頭來與你為伍就是這些社會上的壞胚子,你的世界只會是壞的,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為自己做世界,做個善良的好世界,這是我的信念。又或者從佛學的角度去說吧,當你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只要你嘗試去找出其實體的同時,其實最終你會發現那是不存在的。甚至說回來,藝人的身份本來就是不存在的,它只是一種工作性質吧!要是分拆開來,你不過就是你,本我根本是不存在的。」

如此禪意的樂活論,忽爾令我對眼前這位見面多次的型男有了一份前所未有的新鮮看法。

2014-04-16_224538

以無為之心樂觀無常
知道近年的ChiLam篤信佛理,的確看上去似乎連精神面貌也更見祥和。忽地想起當年他拍《射鵰英雄傳》時,正好有一曲
由他主唱的插曲叫《難得糊塗》,不知對他來說是否一種啟悟,ChiLam聽見我做足功課,馬上笑?說,「嗯,其實這歌與我信佛理又不太有關係。為甚麼會研究禪說,其實又不是特別受甚麼人影響,這應該是自身的一種頓悟,是本來就內藏人心深處的一種智慧,正等待你去發掘。其實世界太多事本質上就是太無常了,以前的事都已成過去,未來如何你亦無法抓緊,下一分鐘走在街上,會發生怎樣的事,連你自己都不會知道,對吧?人生只剩下的,不就是當下嗎?因此,對我來說,我很想努力地活在當下。錢不是當下的一切,你亦不需要刻意去以正能量面對一切,真切地去體驗開心、徬徨,甚至痛苦也好。去感覺吧,不用急於解決。」

「像好多人說處女座對完美是何等執著,我知道以前的自己的確有很多太偏執的時候,又或者說年紀太輕時,看事情總有
欠通透吧!近年心態上的豁達無為,的確讓我有更多的正面思想,也少了一份無謂執著。當你明白到生命本來就充滿無常,不像預期的發生,你以為母親在家中等你吃飯是每天理所當然的事情嗎?其實從來沒有必然的,就算連伴侶終老一生都僅是一眨眼的事情。既然不知道下一刻會否成了最後的一刻,我們只能盡力地活好現在,珍惜每一刻。對家人、朋友,甚至粉絲,我也是抱持這一份心意的。就算說到像你與我此情此景的對談,也許亦是可一不可再的,因此我也會好好珍視!」

 2014-04-16_224600

「小時候我們總是模仿去讓自己成長,嘗試去模仿別人的成功路,但當人們覺得你成功了,你在走的必然是自己的路,壓
根兒在做自己。藝人這工作也是這回事,我們在鬥快做回自己;或者說到尾,做人也是這回事,你必須清楚自己是誰,這比
起身懷百般武藝的才能更重要,知道自己應該做甚麼、做怎樣的人比一切都重要。因此,你必須經常傾聽自己的心,跟自己
對話。」在我看來,ChiLam果然非常了解自己,他很明白自己要處於怎樣的狀態,才能在人前呈現出最好的自己,然而,這並不是一種計算,卻是最自然純粹的。明白自己是每個人的一生課題,讓我們就像ChiLam一樣,無為樂觀,取之生活而有道。

 

節錄自《ELLEMEN》2013年12月號

辦公室打扮守則

走進誠品,書架上一大堆《辦公室型男打扮指南》之類的台式工具書, 當中十居其九,都是以傳統英式紳士服為本。 回到現實,我們在中環最常見的,英倫影子欠奉,也不見伊勢丹族的日系紳士, 只有一群又一群打扮接近一式一樣,淺藍條子黑西褲的男士, 彷彿是G2000(或者Zara)佔領中環。 經常幻想,假如小弟也是在中環的辦公男,我會怎樣打扮?其實,型男這個title最唔型, 這次嘗試抽取今季部分單品,介紹一系列當年今日的唔型男打扮, 唔型唔緊要,唔啱試到啱,慢慢便會找到適合自己的風格。

Text BEN WONG

極幼六十

造型代表:Thom Browne

要介紹辦公男服,幾乎等於介紹西裝,而西裝這件男士恩物,在200多年來經歷了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變形興衰。在1960年代,即是謝賢、胡楓迷死工廠女工的萬人迷歲月,當時流行纖幼剪裁,用色是永遠無死的黑白灰藍啡,悶是悶一點,但勝在穩陣。近年將60年代韻味瀟灑演繹的,亳無疑問是《Mad Men》及《A Single Man》,尤其是由Tom Ford雕琢出來的處男電影,將當年男人那種姿整,透過一幕幕畫面優雅地呈現出來,參考價值極高。

除了電視電影,在天橋上也有非常念舊的Thom Browne,一直守護60年代的紳士造型。在今年春夏季的《ELLE MEN》訪問中,他就表示過60年代最令他着迷的,是當年男士們的思維,以及一身「American style」表達出來的個人魅力與自信。為了重現這種日漸消逝的雋永,多年來他每季都會不斷生產至愛的灰色極幼西裝、白裇衫,以及做戲做全套的圓眼鏡、幼領帶及呔夾等等。事實上,他迷戀的貼身吊腳剪裁最適合亞洲男士骨架,不信的話,試試吧。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關刀七十

造型代表:Raf Simons

由翩翩公子的1960年代,跳進油脂仔橫掃的1970年代,單是「油脂仔」三隻字,已經old school到暈。現在回頭看40年前的時尚,那些尊特拉華特式的大關刀領裇衫及西裝,當然10個老土。不過,想當年,可能我們阿爸就是靠關刀領、喇叭褲及鬆糕鞋三寶,迷惑一眾單純少女,甚至各位父母的封塵相簿,總會看到他們一身《老夫子》坑渠臭飛的打扮。多麼多麼慶幸,自己並非成長於70年頭,不是存心挑釁世伯年輕時候的時裝取向,但真的很肉酸呢。

以為關刀領將會順應民意,永久冰封,殊不知來到今季,Raf Simons竟然抽起他的70年代筋,一鼓作氣活化關刀。按照當年的潮流指標,為了凸顯大關刀的殺氣,穿上關刀領裇衫,通常都不會打領帶,而那條巨領就會從西裝內伸出來吞噬西裝領,完全是時裝版蛇吞象。此外,他亦復刻了1970's icon的圖案樽領冷衫,樽領本是Raf的招牌作,這次將《無敵貓劍俠》皮靴貓回到過去,編織出一批皮靴貓圖案樽領冷衫及冷背心。在眾多當年今日造型中,以70年代最重口味,隨時越扮越衰,宜三思。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闊袍八十

造型代表:Yohji Yamamoto

1980年代正值全球百花齊放大爆發,時裝界也爆出了3位日本國寶級設計師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及三宅一生,反客為主領導歐洲天橋,帶來前所未有的舊爛殘美學,衝擊歐洲官仔骨骨造型,開創了闊袍大袖主義,衣不稱身才符合當時的新潮指標。
30年後,部分男士仍對光輝歲月念念不忘,所以在中環繞個圈,不難發現一小撮叔叔的衣着仍然無意識地停留在80年代。其實,要懷一個80年代的舊,可以懷得更有型,因為山本叔叔從來沒有放棄他鍾情的宏偉輪廓,直到今時今日一直為闊袍大袖變出生命力。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簡約九十

造型代表:Neil Barrett

1990年代之後,輪廓上開始與現在流行的風格接軌,辦公男衣着以貼身為主,再沒有令人尷尬的關刀及闊袍大袖。這10年間出現了統領簡約回歸的Helmut Lang,他的設計集簡約與實驗於一身,直到現在仍有不少年輕設計師將他的簡約大業進行到底。以衫論衫,90年代的簡約設計很接近今天的衣服,今季將當年簡約哲學做到英俊不凡的,首推Neil Barrett。
他的西裝看似很「無嘢」,但一穿上身便會感受到那種第二層皮膚的舒適,更重要是立即收身的優越感,正是minimal煞食之處。西裝以外,他最拿手的trompe l’oeil錯視圖案裇衫,以及今季的colour block連領帶恤衫,真心覺得超型,不論穿梭國金交易廣場,都無得輸。

辦公室打扮守則

瘦仔二千

造型代表:Saint Laurent

千禧過後,千年蟲沒有襲地球,Hedi Slimane卻憑一手創立的Dior Homme,成功突襲天橋,隻手改革男裝面貌。他筆下的西裝,一字記之曰:窄。不論衫身、膊位、衣袖、腰位及衣袖夾位,總之能夠剪掉的,他都毫不客氣大剪特剪,為西裝進行史無前例的激烈纖體革命。他的出現讓全世界作見證,Slimane發明的slim-man西裝,的確可以着瘦人,一時間Dior Homme幾乎成為制服,市面亦湧現大量倒模式的ABCD貨,7年間令他成為改朝換代的歷史人物,而他的西裝起義,在停火5年後,現轉戰聖羅蘭再續。

回歸聖羅蘭,Hedi由巴黎移居洛杉磯,不過,他至死不渝的瘦蜢蜢rock仔服,仍然緊守崗位。觀察了3季,他的西裝,依舊筆挺迷你,牛仔褲永遠窄到無朋友,只是換了招牌,甚至有越來越窄之勢。由於他狂熱迷戀indie音樂,這影響一點一滴表現在設計細節上,譬如在西裝皮領上的小鍋釘,或者長到無倫的頸巾等等。假如閣下工種正經,容不下
反叛搖滾,他亦設計了比較文靜的瘦仔上班服,連條裇衫領都窄過人,一氣呵成實踐他的瘦仔精神。

Saint Laurent Menswear F/W 2013/14

Saint Laurent Menswear F/W 2013/14
Saint Laurent Menswear F/W 2013/14

Saint Laurent Menswear F/W 2013/14

Hi-tech一零

造型代表:Lanvin

近年的西裝發展,已進入「沒有甚麼不可能」的地步,尤其是數碼印花極速發展,Alexander McQueen在生之時已印出不少傑作,當他離開後,接手的Sarah Burton同樣繼承印花衣缽。另一邊廂,Givecnchy的Riccardo Tisci亦迷上數碼印花,由天堂鳥印到聖母,由聖母印到飛機大炮,再由飛機大炮印到錄音室器材,看得出他印到不能自拔,越印越過癮。此外,立體打印亦蓄勢待發,相信世上首件3D打印西裝,指日可待。然而時裝科技當然不只印花,高科技布料,亦令不少設計師落力鑽研,Lanvin的荷蘭長人Lucas Ossendrijver,便是當今把玩布料技巧最熟練一人。

西裝貴為男裝必修科,魯卡斯朝思暮想如何破舊立新,為21世紀男裝重新定位。自從06年上任以來,不斷挑戰男裝極限,實驗不可能物料,以往紳士服筆直堅挺的金科玉律,在他眼中是墨守成規,所以他曾經做過一系列雪紡西裝,擺明挑釁,亦挑得非常俊俏。假如要穿Lanvin上班,選擇多的是,包括Lucas至愛的解構拼貼西裝、羅緞(grosgrain)領裇衫、各式bomber jacket,以及他經常真人示範的西裝襯波鞋等,每件都按照傳統去突破傳統,似在塑造男裝的未來。假如小弟真是在中環的辦公男,必定獻身「浪凡」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辦公室打扮守則

余文樂: 興趣太多 能力太小

余文樂: 興趣太多 能力太小

直覺余文樂是一個比真實年齡成熟的男生,可能因為他的沉默寡言,眼神總是帶點憂鬱,就好像他的處女作《憂憂愁愁的走了》的電影劇照一樣,也可能因為他讀書時期已經當兼職模特兒,未滿20歲已經出道拍攝港台劇集《青春@Y2K》, 20出頭已經隻身到台灣拍攝《愛情白皮書》,其後更在《無間道》系列中飾演少年陳永仁與一眾頂級男星並列。

現在的余文樂不過是30出頭,作為演員的履歷表卻比起任何同齡的同行都要豐富,雖曾經被形容為「票房毒藥」,部分作品叫好不叫座,而且與重要的獎項竟然無甚緣分;然而,在我們眼中的余文樂仍然是努力紮根香港,步履穩當地在越見出色的電影作品中不斷作自我提升。

上次跟余文樂做訪問已經是8、9年前,當時的他受不少緋聞是非纏身,現在的他剛剛與吳雨霏分手,感情上依然是沒有着落,只是撇下兒女私情,在我眼中的余文樂卻是一個家庭至上的孝順仔:賺到的片酬不是給爸爸買房車,就是給媽媽買房子,雖然一如所有大男孩般擁有千百樣興趣,喜歡波鞋喜歡靚衫喜歡傢俬喜歡跑車,但他說在屋企能夠做決定寫支票的並不是自己。他將工作和興趣也分得很清楚,打機、打籃球、買衫、駕車都只是興趣,只有演戲是他唯一百分百專注的事業。他很清楚自己的優點和缺點,很清楚自己處於人生的哪個一個階段、處於演藝圈的哪一個位置,而他為自己定下的目標也非常清晰─ ─35歲前結婚,但他也承認目標恐怕會達不到。

入行13年, 且回顧一下你作為演員的經歷和成績。

演員在別人眼中總是一帆風順,但其實中間有很多插曲和不順意的時候。雖然我都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很多機會在自己身上出現,但以我自己第一身看,永遠都覺得不夠好,覺得如果這樣這樣的話就更好了,所以常常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可能演員都會有這種通病。

你會將自己的演藝生涯分為哪些階段?
最初當然是無知的階段。剛剛踏入這個圈子,拍攝第一部戲,甚麼都不懂,見到地下有個mark,才知道原來是演員的企位。然後開始學習一些基本知識,接受一些基礎訓練,由完完全不懂,變成只知道要做,但不知道原因。然後再變成知道少少,但要做很多。再之後是同時間要拍三部戲,覺得很吃力,變成不想再拍戲。

這段時間我停了一會,然後又很想再拍戲,這時候開始會思考想拍哪類戲,想和哪位導演合作,或者哪種角色會適合自己,有時候又會想,如果能夠和某某導演合作就正了。不過其實演員很被動,通常是別人覺得你適合才會找你,到時你只可以選擇做或者不做。後來我學會變得較主動,當覺得有些角色很想做,就會跟製作人員討論,或

者向導演提出一些建議,這樣一步一步,正是因為他們覺得你有想法,才會反過來詢問你的意見。這幾年,我確實是花了不少時間去構思和創作一個角色,所以相對拍戲的時間較少。以前我平均每年拍4至5部戲,但今年只拍了一部,上年只拍了兩部。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一個階段。不同階段,就要做不同的事情。在過去十年,我花在鍛鍊的時間多一點,所以會盡量拍多一些、學多一些,讓經驗累積多一些。現在則進入了另一階段,要停下來想想之後應該做些甚麼,才可以繼續提升自己。之後,我的目標依然是拍電影,但希望每一部戲都有多點時間去準備和拍攝,甚至可以參與一下創作的過程。

余文樂: 興趣太多 能力太小

余文樂: 興趣太多 能力太小

除了演員, 有否想過將來可以擔當另一個角色?例如導演。
應該不會。因為我不是很擅長於handle很多事情,我盡可能只是handle我自己。做導演要handle很多人,少則一百幾十,多則一千幾百。如果你要我在同一時間控制那麼多人去完成一件事,我想我未必擅長;反而你讓我專心去演繹一個很難的角色,我卻有信心做到。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擅於和別人溝通的人,這是我的性格問題,小時候開始我已經很怕面對很多人─ ─但不知道為甚麼我會入了這一行,每日都要面對很多人,見很多不同的新面孔,例如觀眾─ ─我先天就有這個缺點,或者是所謂的心理障礙。我知道我須要克服這個缺點。其實現在的我以經比初入行時進步多了,只是要
我每天面對很多人的話,例如當歌手,我想我仍然未必handle得到,會覺得很吃力很累。

余文樂: 興趣太多 能力太小

多年來對你影響最深的是哪位導演或者哪幾部戲?
初期,無可否認劉偉強給予我很多機會,因為《無間道》系列,讓大家知道我是誰,名字是甚麼。後來,令我覺得自己有比較大轉變的是彭浩翔,可能因為他成功帶出了另一面的余文樂給大家,令大家覺得原來余文樂可以做這種角色,亦正因為《志明與春嬌》,彭浩翔將這樣的我帶給了觀眾,令觀眾突然間覺得這樣的余文樂很有新鮮感。事實上我一直都很想做這種角色,只不過之前沒有導演找我做,或者沒有一個劇本令我覺得可以發揮到這種角色。此外,鄭保瑞和郭子健的電影都對我幫助很大,讓我獲益良多。
你在微博形容自己是「一個嗜好太多能力太小的普通人」, 興趣於你而言重要嗎?
做演員以外,我樂於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希望能夠透過這些興趣,去做一些似工作又非工作的事情。我不想完全不工作,又不想將興趣變成工作,只希望在工作之餘也有一些趣味。例如我的籃球隊(按:余文樂隸屬於本地籃球隊「橫洲工業」,同隊有名人球員好友周柏豪、陳建州等),只因為我很喜歡打籃球,身邊的一班朋友也很喜歡打籃球,之後發現原來越來越多人喜歡看我們打籃球,然後又出現了一些比賽的機會,於是就一步一步嘗試,逐漸摸索到一條可以持續下去的路。就算是Common Sense(按:余文樂的自家品牌,不定期與各大時裝品牌如NHIZ、Bape、Nike、G-Shock等合作推出聯營單品),我也不會用它來做生意、發大達、請很多人、開很多舖頭。我的出發點不是這樣。只因為我很喜歡fashion,小時候已經很貪靚,又很喜歡lifestyle的東西,希望讓多些朋友知道這些產品,純粹是這樣,所以從來沒有野心要將它變成甚麼,或者變成一盤生意。

節錄自《ELLEMEN》
2013年11月號

Get, Set, Go!

Blue sweatpants Y-3
Trainers Nike x Raf Simons, available at J-01

Blue sweatpants Y-3 Trainers Nike x Raf Simons, available at J-01

10月雖不是出走外遊的旺季,卻擋不住我們時刻想往外跑的心理。

雖然肉身逃不掉,總有折衷辦法滿足自己的心情。

 

Blue jeans tough Jeans
Orange/blue/white patterned socks Happy Socks
Sneakers Converse x Maison Martin Margiela

Blue jeans tough Jeans Orange/blue/white patterned socks Happy Socks Sneakers Converse x Maison Martin Margiela
Brown camouflage tweed trousers
Marshall Artist, available at d2r
Purplish brown sneakers
Puma x Alexander McQueen,
available at d2r

Brown camouflage tweed trousers Marshall Artist, available at d2r Purplish brown sneakers Puma x Alexander McQueen, available at d2r
Black velvet dress pants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Dark blue sneakers Y-3
Grey vest stylist

Black velvet dress pants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Dark blue sneakers Y-3 Grey vest stylist's own
Black sweatpants Moschino
Printed tee, roller trainers
Saint Laurent

Black sweatpants Moschino Printed tee, roller trainers Saint Laurent

Photo ALAN CHeUNG
photo assistant FABIANA WONG
stylist & text tUNG CHeUNG
stylist assistant LUKA FUNG
model JIMMY CH(I MODeL ONe)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在香港出生,擁有馬來西亞血統,幼年曾移民加拿大,回流後就讀於英皇佐治五世學校,後於英國倫敦帝國學院攻讀物理,畢業後正式進軍香港樂壇,入行僅一年,便憑着電影《歲月神偷》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兩個獎項。

今年,他才26歲。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形容自己很幸運,因為很多和他同齡的朋友至今仍然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應該做甚麼,他從0至18歲都在尋找一個讓自己舒服的位置,而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希望成為一個音樂人、一個表演者,現在他終於找到一個at home的地方,一個可以讓自己發揮所長的位置。
人生的第一個難關
入大學以前,李治廷做一切事情都游刃有餘,當學校的Head Boy,在校際游泳比賽拿冠軍。「所有事情都很順利,雖然在大project之後考試也會stressed,但是很清楚自己manage到。那時比較『串』,只在乎是考A,還是A*。」不過一進入大學,才知道原來考試不夠勤力是會fail的,甚至可能不能夠畢業的。倫敦帝國學院的物理系非
常出名,他的同學都是來自歐洲各地的高材生,以前他考試隨隨便便都會pass,但在大學裡他終於嘗到一生第一次fail。「我的隔籬左右以前都是讀Physics、Chemistry、Biology、Math、Further Math, 我都是第一次聽到Further Math這個科目,不是Advance Math而是Further Math。」他雖然中學讀理科,但只是讀Math、Physics、Music和Graphic Design。

 

因此在大學Year 1只好惡補數學,對他而言那是人生第一個重大挑戰。「當時我崩潰了。記得第一次打電話回家,我說:『你聽我說,我現在很冷靜,我有機會真的不能夠畢業,你們為我付出的一切,都可能白費。我讀了三個月,甚麼都學不到,因為很難而我很蠢。Christmas回來再和你們談吧。』」回港後他和舊同學們相敘,發覺大家的處境不盡相同,有人讀大學讀得很順利,也有人讀得很吃力。
於是他回到倫敦之後,決定了就算要go down,也要go down with pride。「既然選了讀Physics,在一間這樣好的大學,我就要竭盡所能學懂這回事。如果我盡了全力都『肥佬』,就證明我真是讀不來,那才算吧。」


17歲的少年人很容易把任何事情都想得很嚴重,其實世界沒有他想像中恐怖。到考試時他仍然沒大信心,可是出來的成績卻不俗。最後,當然是無風無險大學畢業。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想看到更好的自己

李治廷入大學以前已經簽約A Music,讀year 2時已經寫了自己的第一首歌《獨行俠》,和家人亦早有共識在畢業後會回港發展歌唱事業。大學艱深的物理課明顯對於他往後的演藝事業幫助不大,不過卻教懂他怎樣應對接踵而來的挑戰。「拍《李小龍》的時候真是甚麼都不懂,兩個月內我要進入他的世界,又要學cha cha,但我成世仔都不會跳舞,學詠春之餘還要學自由搏擊,因此內心不停有聲音:『這怎麼可能?』但是當回想起自己year 1的時候,不是更加恐怖?怎會做不到呢?不如做完至算,就從拉筋開始,就從做gym開始,首先強化自己身體,再一步一步去挑戰。」這時候他才發現可能自己過去太過幸福,遇到的所有難題都可以看到底;如果不是在大學碰上真正的難關,恐怕往後的星途會走得很辛苦。

開明的父母 放任的老闆
李治廷出身自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父母思想開明,沒有寄望兒子長大後要成為專業人士或者承繼父業,反而讓他跟隨自己興趣自由發展。「他們反而執着於你的人品如何,多於你做哪種職業。我對此很感恩,因為不是所有父母都是這樣。他們覺得最重要做人要善良,然後會不斷地重複灌輸這一點──這方面他們就很傳統──講一次你不明白就講10次,講10次你都不明白就再大聲點講50次。雖然傳統,但幾可愛,而我亦證實了這一套有效。」
自由的成長環境讓小時候的李治廷對甚麼都充滿興趣。喜歡畫畫的他,只要有一支畫筆和一張畫紙,就可以獨處6個小時不停畫畫;當他決定要學習一項新技能,也一定會堅持直至成功為止,所以他只用了一個下午學懂騎單車、一個晚上學懂綁鞋帶;就算是踩滑板,他也要比同儕認真得多,日夜上網鑽研各種騰空技術。有些家長視互聯網為洪水猛獸,李治廷的父母卻任由他在網絡上發掘自己的興趣。他在十一、二歲開始學打鼓,十四、五歲開始聽heavy metal學結他,每日花上6至9個小時上網看視頻學彈metal,就算入行後有關於music production的大部分知識和技術,他都是上網學來的。

李治廷入行後第一首正式創作的歌曲是《Fly Away》。老闆黎明聽demo之後覺得好,就開始填詞,詞填好了,大家都覺得不錯,就開始錄音,錄了第一版,黎明沒有特別評價,只叫他繼續做,於是他又再ne tune首demo,再錄下一版。之後不經不覺間,就完整地製作了一首歌出來。
「那時我不知道甚麼是監製,也不知道編曲和作曲有甚麼分別,但當時自己有意無意地學會了作曲、編曲和監製,最後《Fly Away》完全用了我做的版本出街。」之後黎明也是透過同一個方法,在過程中一直給予他信心,雖然沒有給予具體的教導和建議,但其實是期望他自己去領悟和摸索,最後從整個音樂製作過程中總結出知識和經驗。是以在李治廷的第一張大碟《今天開始》中,有8首歌也是一步一步由他自己一手一腳創作和監製的。
問到他的最終目標,他說自己的最終目標其實很簡單,就是想找到「the best version of himself」。「每個人都好像一塊玉。怎樣可以將這塊玉雕琢到最漂亮,就看你怎樣努力。我很希望見到最好版本的自己,希望有一日見自己做到了,那還是一個我,但那個我比之前的我更好。」

後記:興趣
李治廷自小熱愛音樂,同時也是一名車迷,兩歲就懂得分辨出各大品牌的汽車。「我表姐常常講我小時候的事情給我聽,她說我小時候很『串』,我兩歲時她拖着我,對我說:『表弟你來看看這部Jaguar !』我卻說:『不是,這是Daimler !』」

李治廷最喜歡的汽車是保時捷911,現在最渴望找到一部品相良好的964 Turbo,因為964是最後一代採用渦輪
增壓風冷引擎的後驅911。「再以前的911我覺得太retro,不適宜每天駕駛;964的尾期是1993年,還不算很舊。」我知道黎明也是車迷,你倆不是有很多共同話題?
「他並不提倡任何速度快的機械的東西。我每次和他討論汽車,他便說:『有興趣是好,但最緊要安全啦。』」果然,很像黎明會說的話。 

節錄自《ELLEMEN》
2013年10月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