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與同事一邊討論利物浦和巴塞的歐聯比賽,一邊登上一輛的士。剛上車,司機就聽到我們的對話,馬上說:「你哋傾緊尋晚場波呀?」他鄉遇故知,我倆當然馬上回答:「係呀係呀,嘩尋晚美斯幾勁呀⋯」

「等等,你唔好介意我咁講,其實我最憎就係美斯。」當下我與同事面面相覷,覺得有點尷尬,司機繼續說:「我最鍾意就係C朗,又靚仔又型,頭鎚又勁,絕對係完美嘅偶像!美斯呢啲矮仔,拍馬都追唔上!」靚仔?我同意的,如果你選偶像,外貌又的確是最重要。我同事是巴塞球迷,當然忍不住反擊:「但美斯尋日嗰罰球30幾碼,直飛死角喎。」

「其實係嘅,罰球美斯真係好勁,講真,1對1佢真係過硬你,1對2通常都過埋你,幾個夾佢就會交到空位做助攻㗎喇。」年過50的司機有點慨嘆的說着,言語間帶着無奈,就算十萬個不情願,他心裡都認同美斯絕對是近代球皇。「如果可以,我都好想係球場試下畀美斯扭過,到底係咩感受呢,哈哈⋯」司機說到興高采烈,雙手幾乎離開駄盤。

喜歡,是個人選擇;實力,卻是客觀事實,你與我都知道,世上已經沒有美斯不能單對單扭過的後衛,沒有傳不出的助攻,更沒有進不了的入球。有人說他未有在國際賽上有任何獎盃,沒有去其他聯賽證明自己,但美斯細微的身體動作,每每都能晃過對手,一季91球的紀錄更是冇人能破。近季一手包辦突破、入球、組織、助攻、分波,連當年沙維與恩尼斯達的功能也完美消化。就算你不喜歡他,但都會如這位的士司機一般,默默地認同美斯的能力絕對是唯一。